当前位置: 首页  行业相关新闻
长江已患“早期癌症”污染治理需及时

发表日期 : 2006-03-12

   新华网贵州频道3月1日电(记者刘文国 武勇)记者最近在四川、重庆、上海等省市采访时获悉,由于治理速度赶不上污染速度,长江水污染程度仍在加深,部分江段水质恶化,已影响到沿江城市的饮水安全。有关专家呼吁,长江污染如不能尽快从根本上得到遏制,5-10年后,长江污染很可能会重蹈黄河和淮河的覆辙。

   由于自然条件优越,历史悠久,长江流域是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和城镇化水平较高的地区之一,流域经济总量占全国经济总量的比例超过50%,流域内城市有186个,人口超过200万的特大城市有4个。

   据全国政协委员、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陆健健等有关专家介绍,长江流域年污水排放总量多达250多亿吨,占全国40%以上,其中80%以上的污水未经有效处理,就直接排入长江,虽然近年来国家在长江的污染治理上进行了大量投入,但长江水污染形势仍然比较严峻。目前长江干流60%的水体都已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,其中工业和人口比较密集的长江中下游上千公里河段,沿岸水质基本都在三类和四类之间。地处长江入海口的上海市,也只有在江中心长兴岛一带,才能取到三类水作为上海市的饮用水源。

   此外,长江部分支流的污染和流域内湖泊的富营养化问题也很突出。据环保总局提供的数据,长江38条主要干流上的72个监测断面,能达到三类以上水质的断面只有46个。与此同时,长江流域面积大于0.5平方公里的4000多个湖泊,半数以上也已处于不同程度的富营养化状态,其中杭州西湖、南京玄武湖、武汉东湖等,均达到了富营养化程度。

   据了解,长江的污染来源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:

   其一是工业废水与生活污水的污染。工矿企业废水和城镇生活污水是长江流域的主要污染源之一。据环保总局统计,2003年,长江流域废水排放总量已达163.9亿吨,其中工业废水排放量72.5亿吨,生活污水排放量91.4亿吨;主要污染物化学需氧量排放总量481.4万吨,其中工业废水排放量131.8万吨,生活污水排放量346.6万吨。

   其二是农业面源污染严重。主要包括:化肥、农药、畜禽养殖业、农业固体废弃物、农村生活污水和山林地区径流污染等。据环保总局估计,长江流域农业面源污染物总量与工业、城市生活等点源排放的污染物总量相当。

   其三是航运量激增带来大量船舶污染。长江是横贯我国东西的水上运输大动脉,航运业十分发达,常年在水上运营的船舶有21万艘,这些船舶每年向长江排放的含油废水和生活污水达3.6亿吨,排放生活垃圾7.5万吨。另外,因海损事故造成的油品、化学品污染事件也时有发生,对长江水环境构成了极大威胁。

   中国地质大学教授袁爱国认为,许多地方领导现在还觉得,“长江水大,污染点没啥”,实际上,三类水体变成四类和五类水体的速度是很快的,也就是三五年时间。国家水文局去年2月份的监测资料显示,长江流域现在一、二类水体的比例已只占31%,三类水占34%,其余都是四类、五类和劣五类水。五年后,长江70%左右的水体都变成三类以下水体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

   澳籍华裔科学家刘光钊认为,如果长江70%左右的水都变成四类、五类和劣五类水,首先带来的灾难就是长江中部分水生生物将面临灭绝危险,长江的生物多样性会被破坏,食物链会断裂,蓝藻等会大面积暴发,生态平衡被彻底打破,长江将变成一江死水。

   刘光钊说,上世纪80年代中期,长江口能观测到的水生底栖动物共有126种,到2002年,能观测到的已只剩下52种。大量有机物被带入东海,已使得近年来舟山群岛附近海域大面积的赤潮频繁暴发。长江的生态平衡系统如被彻底打破,长江成为第二条淮河,并非不可能。

   陆健健说,长江水质进一步恶化,更主要的是会威胁到沿江两岸人民的饮水安全。由于污染严重,长江两岸现已形成以重庆、武汉、南京、上海等城市为中心的总长达600多公里的多个沿江污染带,其中重庆市检出的可能致癌、致畸和致突变的“三致”有机化合物就多达100余种。长江两岸的取水口,现仍有500多个,且部分已延伸到江心。随着污染进一步加剧,这些取水口向何处去将成为大问题。上海等沿江的许多城市已成为水质型缺水城市。

   据了解,长江污水排放总量远远超过黄河、淮河,但由于长江水量大,尚有一定的自净能力,因此一定程度上掩盖了污染的严重性。长江支流沱江两次水污染,造成沿岸100万人饮水中断长达1个月,教训虽然惨痛,但是水污染对沿江两岸城市和农民饮水安全的影响,仍未引起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的足够重视。

   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最近几年,国家在长江的污染治理上虽然投入了大量资金,沿江建成的城市生活污水处理厂就有170多个,但效果并不明显,主要原因,一是长江治污国家虽然很重视,但责任没有落实到人,各地在具体治污中,治污不力也没有相关的责任追究制度,二是整个流域缺乏一个统一协调的治污机制,处在上游的省市,往往没有治污积极性,国家的治污投入也有重下游、轻上游的倾向。

   在这种大环境影响下,尽管沿江一些省市也担心长江污染会带来严重的生态灾难,但各省市为了保证自己GDP的高增长,还是在拼命上项目,尤其是那些高污染、高耗水,需要大宗运输的重化工项目,几乎都是无一例外地摆在江边。中下游地区已经建成的沿江密布的特大型重化工业及船舶制造、造纸、炼钢等一些排污大户,在个别地方领导有意无意的纵容下,偷排行为也是屡禁不止。有的企业甚至准备了两套污水处理设备,一套专门用来应付检查,一套用来偷排。

   陆健健说,从生态学的角度看,长江污染现在虽然比较严重,但还算是“癌症早期”,如能抓紧治理,整个河流生态系统出现崩溃的情况还不至于出现。因此,当前长江污染的治理,需要国家站在更宏观、全流域的角度,通盘考虑和协调,健全相关法规,调整整个流域的产业布局和产业结构;建立上下游之间、支流干流之间的生态补偿机制;完善环保投入和产出的考核制度等,真正将治污责任落实到位。尤其要尽快改变目前我国在环保投入上重建轻管、重表面指标轻实际效果的倾向,既要加大环保投入,又应花大力气促进环保科研成果的应用,确保环保工艺和环保技术的先进性,注重环保设施的运行效果,才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
版权所有:2016年 长江水环境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上海市杨浦区四平路1239号

沪ICP备020861

技术支持:维程互联